Lvhj 的独立博客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October

在杭州这几年,最令我期待的时间当属十月。没有五六月份潮湿的梅雨,也没有七八月份令人无奈的台风,更没有入冬之后穿多少都无济于事的湿冷。这里的秋天很短,只有十月份前后凑出来的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在这丝丝凉意的气温下,冷色调下而又点缀着金色的桂花的桂花树和沁透脾脏的桂花香让人欲感舒适。这香气已经被我贪婪地吸食了半个月之久,仍然意犹未尽,要是还能在钱塘江边或者西湖边上吹着晚风走一走,就更好不过了。

西安行

9月6号,和某根,小段一行三人去了西安。之前定机票的时候还犹豫了一下,碍于没有其它合适的班次,硬着头皮选择了西藏航空。登机之后发现机舱空间十分充足,丝毫没有其它航空的拥挤感,在每个座位后面配有一个固定平板,起飞之后可以看影片,玩小游戏来渡过飞行时间,中途还提供不限量的餐饮,拉满了对西藏航空的好感。中午的时候到达了陕西咸阳机场,又坐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滴滴到了大唐不夜城。到了酒店之后放下行李,在附近的曲江大悦城里的老长安店,吃到特色的凉皮和肉夹馍,味道很赞。晚上先是大雁塔广场逛了一圈,虽然不是什么节假日,但是还是人挤人。没有去大雁塔,远远的望了一会就转向了大唐不夜城。贞观广场更是热闹,都是红墙黄瓦的仿古建筑,树上挂着红色的灯笼,有cos古人的和古装戏曲表演的,广场中心是唐朝名人的雕塑,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和唐朝各大诗人和书法家都在,梦回盛世大唐。

7号上午换到了鼓楼附近的酒店,然后按着鼓楼–钟楼–回民街–永安坊–西安城墙的路线出发了。鼓楼在一个地铁站,也就一个小型礼堂的大小,里面放了标有二十四节气的鼓和一些文化介绍的展览,好像也并不怎么好玩。旁边是钟楼,和鼓楼的格局相似,很不巧进去没几分钟,乐器的表演就结束了。大概到了中午,去一家网鱼网咖休整了两个小时,三个人玩起了云顶之奕。出来之后在回民街找吃的,有人推荐小段一家的羊肉泡馍,但是找不到地方,满街的羊肉泡馍都挂着”央视专访“的牌子也是别具一格,其它的和其他小吃街也没什么区别,最后一家也没吃。在永安坊见识了抖音网红摔碗酒,走了一圈就奔城墙了。

8号的路线是骊山–华清宫–兵马俑–华山。华清宫建在骊山上,我们先爬了骊山,路过听雨轩,坐下休息,俯瞰山下,如果恰好有一场雨的话,对于我这种爱雨的人来说简直再好不过了,可惜是个晴天,忍痛作别。后面接着是兵谏亭,顺便回忆了一波当年的西安事变,张学良和杨虎城以民族大义相逼蒋介石,才使得内战结束,国共联手抗日。事后张学良作为关系户并无大事,可怜了虎城兄一家。

再接着爬,爬着爬着发现爬不动了,坐在半山的亭子里面休息,某根一个屁逼迫大家又迈开了那已经迈不动的腿。登到山顶是烽火台,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只为褒姒一笑的地方。旁边是老母殿,三个人发现老母殿里面供奉着月老,一番轮流膜拜。

兵马俑

夜访华山

港独事件

最近港独闹的沸沸扬扬,NBA也因为莫雷的一番言论卷入其中。中美两方各执一词,中国强烈谴责莫雷和不明原因的美国支持者的分裂中国的言论,美国主张言论自由和NBA总裁不作为默认莫雷的言论引起国民抵制,作为整个事件的背景。

之前只在网络上看到过香港废青打砸事件的报道,本来以为港独只是一件无业游民无理取闹的事件。我在这次冲突之后才认真的去了解这件事,原来根本不是一间简简单单的打砸事件,里面掺杂着政治制度的问题。香港政府通过修改《逃犯条例》使得”一国两制“的政策开始变味,香港民众开始爆发抵制游行,不良分子趁机带节奏打砸店铺机场,殴打大陆游客将事件演变为暴力游行。

莫雷作为一位体育从事人员在国庆期间发了一条推特:“stand with HK“。国内网民将莫雷定性为港独支持者,美国则认为莫雷为言论自由发声。网民深挖莫雷之前竞争德州州长,So莫胖还有一个美国的政治身份,屁股决定脑袋,一切尽然而知。这段时间中美双标,14年快船老板因歧视黑人被迫出售球队并罚款,NBA至今尚未有对莫雷任何处罚的美式双标。国内网民要求大家联合抵制NBA并大骂参加上海赛的球迷的中式双标。典型的双标行为“严于律人,宽以待己”。

港独事件糅合了多个社会问题,部分不良媒体利用个别现象煽动民众情绪,通过道德绑架获取热点流量。这个事件中更应该看清楚的是新闻媒体,作为事件报告者,是什么缘由让它们只说了一半的话,公平公正的媒体理念去哪里了,至少我没有看到过任何报道港独原因的消息,如果不是谷歌一下,我可能是一个想去香港打架的无知青年。了解之后,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我支持香港人士反对修改《引渡条例》,支持合法的抵制行为。如果我是一个香港人,我不想以后在香港也出现了莫名其妙的”网络墙“。

千岛湖团建

国庆南京游

毅行

11月26日,参加了杭州举办钱塘江徒步。从奥体博览中心出发,途径九堡大桥过江再过复兴大桥返回到起点。

嘉兴同学婚礼